[在火车上被陌生人强暴]作者:nyc1960_亚洲姐妹综合网 

首页  »  交通工具  »  [在火车上被陌生人强暴]作者:nyc1960

            在火车上被陌生人强暴


作者:nyc1960
字数:5954字
2011/03/21发表于:伊莉讨论区

  周末到了,我提早在网上就订好火车票准备从台北回嘉义,因为回去天数不
多,我也没带什么行李,只提了一个肩包;穿着也很简便,先绑个马尾,上半身
穿件小绵T包住自己弹性十足的32D乳房,搭个左右两边开叉到大腿最顶端的
超短热裤,让我丰圆的翘臀曲线更明显更性感,还可以让两条小美腿看起来更长。
最后穿上短袜还有球鞋。不过回家归回家,化妆可是一定要美美的,毕竟是出门,
所以花了一小时多的时间画好眼线,戴上宝蓝色隐形眼镜,涂好眉毛,把假睫毛
贴上去让眼睛又大又美,弄点嫣红在脸颊上,洒了些香奈儿香水在空中让它自然
落在身上,然后从容的出门。「希望今天人不要太多」我心想。

  结果让我的期待大落空。每节车厢里面都水泄不通,车厢内,连结的走道上,
满满的都是没位子坐的旅客,甚至站到了有座位旅客的椅子前了,要在里面移动
半步是根本不可能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了至少20次的「不好意思借我
过一下」,终于到了票上的订位,没想到已经有位老阿伯坐在上面睡觉。因为他
看来年纪不小又很累的样子,我转念一想:「还是给他坐吧」便自己在一旁站着。

  过了两站而已我的两条美腿已经在跟我大喊吃不消了,酸累齐来不说,还好
想上洗手间,于是又不断的「不好意思借我过一下」一面往车厢末的厕所辛苦移
动,后面好像也有人跟着我在挤,没想太多,先到再说。

  我肩膀上背着肩包拉开了厕所的铁门,急急想关上,突然一个身影由外往里
强挤进来,我被他一口气撞到最里面的墙上,他趁机把铁门「刷」的拉上,扣下
「使用中」的铁锁。

  「等等!……」我惊慌的从墙上弹起来想去拉铁门,却被这个男人硬生生推
了回来,两只粗大有力的手臂抓住我的左右手压制在墙上害我动弹不得,紧接着
身体也抢了上来把我前胸到腹部整片贴的密不透风,肩膀上的包包掉在地板上东
西全散落出来。本来就狭小到只能容纳一人的火车厕所现在感觉更窄了。

  「ㄟㄟㄟ,正妹,」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台客的腔调,「辣妹,刚刚整个车
厢都是香水味,我循着味道找人,原来就是你喷的啊?」

  「放开我……唔,走开……!」

  「人看起来就跟你喷的香水一样秀色可餐耶,」一手捏住我的脸:「嘿嘿…
…看看这可爱的小脸蛋,哇,你眼睛好美啊,蓝色瞳孔耶,是性感洋娃娃喔,」

  「咳……拜托你,手放开,不要这样……」

  「我才刚出狱没多久,今天要把里面没发泄到的都先用你来解决。」男人说
完话后换只用一手同时抓住我左右手腕贴在墙上,另一只手先捧着我的脸蛋端详
了一下,从我惊慌失措的宝蓝瞳孔里面获得满足感以后,「啪!」的狠甩了我一
巴掌。

  「唔!!」我痛的喊了一声,他立刻大手过来隔着我的小绵T粗暴的抓住我
的乳房又揉又捏,鼻子吐出兽性般的呼吸声,一边从右边口袋里面掏出瑞士刀弹
出尖锐刃锋,从脖子下端按住绵T的领口然后「嘶……」的一刀不停往下直划,
顿时间我的小绵T被开成两半往左右边敞开。「啊啊啊啊啊!!」我一阵尖叫想
使力逃开,却依然被他的大手和身体完全制服无法脱逃。怎么会这样子?难道碰
上朋友之间开玩笑在聊的电车痴汉吗!?这下要怎么样才能逃?我拼命的思考。
男人也没闲着,短刀又割断了我的胸罩前端,现在黑色内衣也跟上了刚刚绵T的
后尘,吊在我肩膀两头晃啊晃的。他接着一巴掌就抓住我左乳房,用指缝夹住我
的乳头开始绕圈圈的扭动:「你娘咧,好美好大的奶子,干,被我碰到顶级好货
喔!」,我哪受的了这样突如其来的敏感点直袭,体温明显的直线上升,不小心
娇滴滴「唉啊」了一下,他的眉头轻轻的挑了挑,变本加厉的扭住我乳头更用力,
转的更大圈,另外一手终于松开了我的手腕,加入了战局拉住我右乳头又扯又转。
两只奶子被他这样拉着的状态下产生了又痛又奇怪的快感,像是一条隐形的电链
一样把他的手指和我的乳头连结在一起,随着上下上下大力的晃动形成一条看不
到的曲线。可恶。我告诉我自己是被强迫的,不能就这样屈服,这些快感只是身
体的本能反应而已。

  「不要!不要啊啊啊!……」我紧紧皱眉两手拍打他肩膀,却好像只是在打
着一座坚硬的小山似的对他完全起不了作用,男人根本不顾我的试图反抗,左手
还扭着我的粉红乳头大力转啊转,右手摸上我大腿,直觉性的我把两腿夹紧,没
想到他一的右手力量奇大,硬是掰开我双腿让我呈现个倒Y字型站着。天啊,自
己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这样下去不行,我会失守的!得想个办法才可以。我灵
机一动,两手掐住男人的脖子用尽我全身的力气扣住他咽喉:「杀死你!」我咬
着牙狠狠的说。这招有用,壮汉如他也痛苦的瞪大两眼看着我,嘶牙咧嘴的表情
全写在脸上,说时迟那时快,他的右手不但没有回来要掰开我死掐的两手,竟然
反而快速移动到我两腿中间最底部,抓住我短裤的钮扣一口气解开直褪到脚踝上
再闪电般的深入我黑色小内裤里面直接手指就摸进我的肉缝里。这下完了,我最
敏感的部位在遭到他这个攻击动作之下,一阵阵酥麻的快感直直电上我脑部,接
着全身力气像是蒸发在空气中一样消失无影,双腿一软差点站不稳跌倒,而本来
掐住他颈部的双手刹那之间松了开来掉在他左右肩膀上,不知道的人看上去好像
是我正在抱着他一样。

  「呼……呼……吼……呼……」男人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喘了几秒,抬起头来
一脸禽兽的看着我:「辣妹,你以为真的可以掐死我喔?看看小淫穴被我手指头
这样一插,投降了吧。」

  「……」

  「小贱货,刚刚是看你性感身材好又好像很听话的份上,本来打算要你帮我
吹几下就算了……这下子没这么简单让你走了」

  「……不……不要啊,求求你……我不敢了……让我走吧……呜呜」说着说
着我竟然不自觉啜泣起来。

  「淫荡的小母狗,你他妈的以为我出来混假的喔?干,长相那么甜美竟然还
想置我于死地?女人都这么贱喔?现在换我来给你死了。」

  「呜呜……不要……拜托啊……真的……呜呜呜……不要啊……」刚刚的狠
劲尽失,现在我只是个柔弱的小女子,苦苦的哀求他饶命。然而男人当作没听到,
一口咬住我暴露在外的乳头,贪婪的又吸又舔像个三天没喝水的人抓到一支冰淇
淋甜筒一样恨不得把什么东西吸干吃净;右手则继续插在我的小蜜贝里快速的上
上下下挑逗我,活生生的就像个人体震动按摩棒一样火力全开震度调到最大,我
被他双管齐下的侵犯给弄得呻吟连连,喔喔喔的叫个不停还完全没有办法抵抗,
只能任由这男人玩弄自己摇来晃去的两只奶子还有完全曝露在空气中的小蜜穴,
夹杂在极度羞耻丢脸的感觉中,还有着被挑逗而开始回应的快感。

  「喔……喔……唉唷……不要啊……嗯嗯……哈啊……哈啊」

  「一面这样淫荡的喘气一面还说不要?你他妈的装无辜喔辣妹?」

  「不……别……啊……放过我吧……唉啊啊啊……嗯哈,嗯哈,噢……我不
会说出去……噢……」

  「白痴吗?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说出去啊,母狗小辣妹。」

  接着他抽出右手,把自己下半身脱的精光,抬起我的右小腿架在手臂上,让
我的最后防线顿时门户大开一览无遗,接着亮出威猛无比的肉棒,握着在我的阴
户外磨蹭着准备要进来我体内,把我吓的花容失色连忙求饶。

  「嗯……啊……喔……不……不要……啊……求求您,饶了我吧,不能进来
啊……唉喔……呜啊……」

  「那么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他边说边没停下自己的大鸡巴,持续磨蹭着我
已经湿透透的肉缝口。

  「说!说!我什么都说!」我连忙答应。

  「你叫什么名字啊辣妹?」

  「小……小婷……」

  「现在上班还是学生?」

  「学生……」

  「有男朋友吗?」

  「有……」

  「搭火车要去哪啊?」

  「回……回家……呜呜呜呜……」

  「被我给碰上了高不高兴啊?」

  「唔……呜呜呜……高……高兴……嗯唔唔……」

  「错误答案!不诚实!」他突然露出凶恶的眼神狠狠说道。

  「啊……!不……对不起!我不该……请再给我一次机会……」不等我把话
说完,男人抬着我的右腿把肉棒应声突破我的肉缝直取阴道最底端。

  「嗯咕!」我闷哼一声,小穴被大鸡巴冲撞开来又夹住,然后开始上下摇摆
的被他这样干起来。唉,只是搭火车而已竟然这么倒楣遭到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
的陌生男人,在这么又小又脏又臭的厕所里面被他给强行插入,这应该是所有女
孩子最大的恶梦吧,然而事情都已经到这个地步,自己只能乖乖吞下被强奸失身
的命运了。没空想这么多,男子的热根正在自己的小穴里面又进又出的尽情蹂躏,
而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给他干个痛快,他越顶越大力,开始每次都突刺的更进
来,直到最后每下都直顶我花心,而我现在只有一脚踩地,被他这样大力狠干到
根本站不稳,只能壂着脚尖勉强着地同时两手抱着他的脖子,全身重心都放在他
身上依赖着他撑着我,马尾在空中上下上下的飞扬着,每个上与下的节拍,都是
来自于下方男人精实饱满的武器不留余地的大力狠操。

  「啊……喔……唉唷……讨厌……呜呜呜……嗯啊……嗯喔……」

  「干,爽……你这鸡歪小骚货……干死你,喔,喔,爽啦……」

  「求求……嗯啊……不要了……讨厌……噢……不要了啊啊啊……啊……啊
……」

  「小婷是吧?哼……哼……我等等作个狗牌写着我是小婷母狗请用我,挂在
你脖子上到处去走怎么样?」

  「噢……噢……讨厌,不要这样……饶了我啊……唉唷威……噢噢……嗯…
…」

  「有男朋友还化妆化成这种骚样,欠不欠干啊你?妈的操,你生下来就是要
当母狗给人骑啦」

  「咿喔……哈啊,哈啊哈啊……拜托……不要再说了……讨厌,讨厌死了啊
……唉啊啊……」

  我一面被他干还要一面被言语如此羞辱,心中又丢脸但是又舒服,百感交集,
眼看他已经把我的鲍鱼干的酸麻无比,却没见他有半点要发射的样子;没救了,
会被这男的干到死。我心中自想。此时他忽然另一手撑住我站着的左腿一口气也
架了起来,两手手掌捧着我的屁股狠狠捏住这下子我还穿着球鞋的两腿腾空被扣
在他两只大手臂上,唯一支撑点就是他那尺寸惊人的肉棒,当下没有丢不丢脸的
余地,我只好赶紧两手抱紧他脖子,两只奶子贴着他的胸膛。

  「这叫做火车便当喔,哈哈真的我们在火车上耶,你是便当里面的主菜」

  「嗯呜……唉唷……啊……啊啊……噢……咿嗯……」

  「来看看今天吃什么呢?吃小母狗一只啦,那只小母狗叫做小婷喔。」

  「哼嗯……嗯……啊……唔……咕呜……哈啊哈啊……」我已经被干的没力
说话,只能边哭边甩头,马尾跟着左摇右晃,俏丽中带着淫荡。湿搭搭的小穴越
来越热越来越苏麻,随着大怪兽在里面凶狠的来回干奸,我已经到了高潮临界点。

  「贱女人,穿这样还喷香水勾引全车厢的人对不对?妈的我替大家操死你。」

  「不行了……嗯喔……不行了,要丢了,啊啊……噢……噢……」

  「这么快就要高潮了逆?没用的烂货,妈的,」越说他肉棒顶住我深点的力
道就更大,一点一点的把我干上高潮,仿佛全世界的力量都被他集中在这只威猛
雄剑上狠狠干送,子宫好像要被穿透般的,脑神经就快要爆炸。

  「啊……啊啊啊……要丢了,要丢了啊啊啊啊啊啊!!……」我使尽全身最
后的力气惨叫一阵,被操的又麻又酸的小穴顿时收缩,然后淫水挟着波涛汹涌之
势如同一波波狂浪般的爆发,喷,又喷,再喷,男子的肉棒没有因为我的高潮而
停下来,在里面依旧来来回回的插操。

  这波高潮把我全身仅存的力气喷的一丝不留,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两腿也
无力的挂在他两条粗手臂上,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他也感觉到了我已经呈现瘫痪状态,笑着说:「哈哈哈,臭骚货,没力了喔?」

  「……」

  「你两条腿刚刚超紧绷我都感觉的到,现在只能挂在我手上了对吧。」

  「……」

  「我还没完你别以为事情结束了。」他英挺的肉棒完全没有丁点停歇,靠着
无穷止尽的腰力继续在我体内干着早已经虚弱松软的蜜穴,随着进进出出的节拍,
我无力的两条小美腿也在他手臂上跟着上下上下晃动。

  「ㄟㄟㄟ,小婷,你的鸡掰怎么高潮以后就这么松啊?」男人抱怨道,但是
却没有因此抽离我身体,反而因为如此力量更大抽送速度越快,我此时脑中已经
一片空白混乱,没有半点思绪和想法,只有软绵绵的身体传送着唯一的讯息给我:
他的阴茎还在下面继续抽插着。

  「喔……原来你没有夹紧的时候鸡掰是这么松喔?干,你真的是个淫荡母狗
耶,是很多人用过了是不是啊?说话啊,怎么不说话,只会喘气喔?」

  「……」

  「呵呵呵呵,你除了小骚货以外又多一个外号了,松小婷,怎样,喜欢你的
新外号吗?」

  「……」

  他看我已经和植物人没什么两样,于是坐在马桶盖上,把我转过去背对着他
松软肉缝又往超强大阴茎坐了下去,直没入到底,一手拉住我摇摇晃晃的奶子,
一手抓住我的马尾往下拉,我被拉住马尾头自然而然往上扬,半翻白的眼睛看着
厕所天花板,两腿开开迭在他腿上,被继续这样子干了二十分钟,两只又大又白
的乳房不断的上下起伏,在空中画出的曲线。

  「干死你……干死你……松小婷,人这么漂亮,鸡掰这么没用」

  「……」

  「才几岁而已就这么松,以后老公不幸福喔,哈哈,操爆你,贱骚货!」

  「……」

  「哈哈,看看你,像一滩烂泥,让不认识的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要是你朋
友同学看到这样不知道会说啥喔?」

  「……」

  火车在铁轨上喀拉喀拉的作响,厕所里面也是我翘翘小屁股一上一下撞击着
他的肉棒发出的噗滋噗滋声,还有他冷血的耻笑与谩骂。我无力回嘴,无法反应,
全身像个充气娃娃似的给他使用泄欲。

  最后男人低吼一声:「干……快射了」然后把我向前推离他的肉棒,我撞上
前面的铁墙壁,两腿外开跪坐在地板,上半身跟着脸贴在墙上,连站起来的力气
都没有。他过来抓住我的马尾把我的脸往他这转,大波大波的精液开始对我的长
长睫毛,深色眼影,眉毛和鼻子进行大量扫射,就这样对我的嫣红脸蛋发泄了好
久,喷的我睫毛上,嘴唇边,鼻孔里还有脸颊上都是,完毕以后放开我的马尾让
我被射的悽惨可怜的小脸又掉回去贴在墙边。抖了抖垂下的阴茎,他穿起裤子,
拿起我地上散落的物品。

  「来看看你包包里面有什么,小母狗」他拿出了我的身分证,用笔在手上写
下我的住址:「我现在知道你家住在哪了唷,松鸡掰的小婷」,又拿出我的照相
机,把跪坐在地板上脸贴着墙壁满脸精液楚楚可怜的我「咖擦咖擦」的拍了十几
张各种不同角度的相片,有脸部颜射特写,乳房特写,他还蹲下去掰开我无力夹
紧的松穴大拍特拍。接着捡起我的手机打给他自己:「下次我打给你你要出来满
足我不然照片我贴到网路上去」,最后把我身上的钱包整个拿走,摸摸我的头:
「这些钱当作是我来干你索取的费用吧,你是幸运儿被我挑中啊,对不对?小骚
货?哈哈」看来我的恶梦还没有结束,为了那些照片别流传出去,以后可能得让
他随传随到,当他的性玩具了。

  他走之前朝我头上吐了口口水,拉开厕所铁门扬长而去。我依旧两眼上翻,
脸贴墙的跪趴在里面,直到下一个已经忍不住要上厕所的阿公进来了以后看到了
一个马尾女孩满脸精液半死在厕所里,惊讶的大叫,然后通知列车长来处理。

               【全文完】

61